保温电伴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电伴热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人行之拐卖的报应-(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0:36 阅读: 来源:保温电伴热厂家

引子

任槐、小刀和阿茄是在酒吧认识的。鱼龙混杂的地方,夜黑风高的夜晚,最适合蛇鼠共行。

“小刀,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的声音,娇娇的,带些疑惑。

“人我已经带到了,”一个男声响起,冷漠中带着急切,“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了,我希望有个好价钱。”

“嘿,小刀,真有你的,做的不错。”这是另外两个男声,略显轻浮。“这次肯定赚大了!”贪婪和激动,从声音里都能体会一二。

“小刀!!!”女孩子恐惧的尖叫声在昏暗的小巷子里响起,无人应答。最后余下的,是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睛。“你们都不得好死……”

任槐

炎热的天,蝉声聒噪,吹来的风并没有半丝的凉意,带着闷闷的窒息。

路边的一家苍蝇馆子,红色招牌,在刺目的阳光下带着血一般的猩红。任槐早就饿得受不了了,走了半天,就看到这一家馆子,急匆匆的奔进去。餐馆里人很少,都懒懒的坐在凳子上闲聊,看到他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任槐找了一个空位,正好在风扇底下。

这个馆子看起来很落魄,几十平米的面积,摆满了密密麻麻的桌子。桌上油腻腻的,看起来就像好几个月都没擦过,让人倒尽胃口。风扇也很老式,三片长叶子,没有护罩,卖力地转着,发出呼呼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它不堪重负的惨叫。在这样一个闷热得像是烤炉的下午,竟觉得使人出了一身冷汗。任槐已经很饿了,顾不得这些,点了一碗脑花面。餐馆很闷热,“吱嘎吱嘎”叫着的风扇并没有带来一丝凉意,无端让人烦躁。

不一会儿,老板就给他上了一碗面,却没有脑花。任槐很生气,破口大骂:“我要的脑花呢?你上一碗白面是几个意思?!不想做生意啦!”老板朝他诡异地一笑,“马上就有了。”

突然,毫无预兆地,那白惨惨的风扇掉了下来,任槐还没来得及抬起头,就被那高速旋转的叶子就坠了下来。鲜血染红了白色的风扇,夹杂着一些像豆腐脑似的白浆,沿着扇叶向下滴落,正好滴在那碗面上,滴答滴答。任槐依然保持着将要抬头的模样,脸上依然是生气的不耐烦的表情,眼睛却不自然地大大的睁着,像是被重物挤压。鲜血布满了眼睛的纹路,恐怖而狰狞。周围的人一愣,尖叫着四散逃离……

餐馆的招牌依然红得刺目,烈阳下,空气扭曲,平添一丝诡异……

小刀

与任槐分开后,小刀回了学校。小刀是个大学生,来自一个贫穷的农村,家里可以说是砸锅卖铁地供他读书。刚开始小刀来到城市时,雄心壮志地想要闯出一个名堂,可渐渐地被大都市的红灯绿酒迷了眼,想法设法找钱去奢靡。他不敢找家里人要钱,他知道家里能供他读书已经很不容易了,更别说拿出让他去挥霍的钱来。可是他遇到了任槐和阿茄,带他走上“致富”的道路。

现在夏天是一年比一年热了,即使已到了傍晚,也是热气萦萦。蝉鸣声此起彼伏,像是要叫一个晚上,吵得人心慌意乱。小刀回了寝室,拿上毛巾和换洗衣物,去了浴室。他所在学校是公共浴室,此时虽已是傍晚,可反常的是浴室里并没有人。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声响,没开热水的澡堂,即使在如此闷热的夏天,也让人感觉凉幽幽的。

“真是奇了怪了,平常现在都有人了,今天怎么连影子都没看见?”小刀很诧异,但也没觉得怎样,三两下脱了衣服选了一个位置洗澡。他先开了热水,非常烫,于是赶紧打开冷水调温。温度调好后,他享受地站在花洒下。水流沿着他微黑的肌肤滑落,再啪嗒啪嗒地滴在地上,浴室里只有水冲到地上的声音,显得有些空寂。

水是晶莹剔透而没有凝涩感的,它可以洗去一身的灰尘和一天的忙碌。小刀本来是闭着眼睛沉迷于洗澡的快感的,可突然觉得手里黏糊糊的,他睁开眼睛,只看到一片红色,手上全是鲜红的血,身上也是黏答答的血液,头发粘成一团,脚下是一片的红,蜿蜒的流向出水口……

小刀吓得尖叫一声,跌坐在地。突然,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干净温热而又清澈的水从花洒里冒出,刚才宛如地狱般的情景仿佛是幻觉。小刀惊出一身冷汗,又很快被冲走,“可能是我太累了吧……”。即使如此安慰自己,他也不想再浴室多呆一刻,于是动作加快。

就在此时,温热的水突然变得热气腾腾,就像是放冷水的开关突然失灵,在小刀还来不及反应时,泼了他一身,“啊!!!”,一声凄惨的叫声从浴室传出,却无人援助。

“今天真是烦,这么热的天,还叫我们去搬东西,弄到现在才来洗澡。”,“就是啊,能不能为我们考虑一下,上了一天课都累死了。”几个男生抱怨着向浴室走去。他们突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带着淡淡的血腥感。“是下水道堵了嘛?”一个男生问道。“不知道啊。”他们一边走一边谈着。

天已经暗了,黑漆漆的。浴室也是一片黑漆漆的,像泼了浓黑的墨水一般。一个男生“啪”地按开了灯,眼前的一幕让他们终身难忘,几欲窒息。

花洒开着,水哗哗地洒下。地上躺着一个人,脸上的表情扭曲而痛苦,身上大大小小的水泡,像是被开水烫过,身下一片血肉模糊,被撞碎的皮肉粘在身体上,随着落下的水一荡一荡,氤氲出一片血红的颜色。水槽里的水流已渐渐清澈,带着淡淡的粉,像樱花一样美好而诱人,却也有樱花的邪恶与阴森……

阿茄

听闻了任槐和小刀的死讯,阿茄有些惴惴不安。他想起最后那女孩愤恨阴毒的眼神,打了一个冷战。

“只是意外而已。”他安慰着自己,却总是感到毛骨悚然,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他,充满怨恨,让他汗毛都立起来了。

阿茄不敢一个人多呆,于是出门走到热闹的街上。夏天总是很热的,人群的拥挤让这个狭窄的街道变得憋闷,让人感到窒息。烈日炎炎,阿茄摆脱了那种阴冷的感觉,现在却被太阳晒得提不起劲儿来,汗水沿着他的脸颊向下滑,沾湿了头发背后也显出一片水迹来。他非常后悔踏出了家门,被烈日暴晒。附近没有贩卖饮料的,却有一家奶茶店,生日火爆,有很多小姑娘们排着队,还有一些卿卿我我的小情侣们。

阿茄很口渴,没办法,他也只有排了队去买一杯奶茶。终于穿过了重重人群,点了一杯珍珠奶茶,顾不得许多,就开始喝。冰凉的液体进入喉咙,让他喟叹。

阿茄吸着奶茶,准备去找大商场吹吹空调。突然,他觉得口感不对,吐出嘴里的珍珠放在手心。吐出的珍珠让阿茄倒吸一口冷气,那哪是什么珍珠啊,明明是一只眼睛,渗着血,还带着他咀嚼的齿印!阿茄吓得直打颤。他赶紧捧起奶茶,看到底部堆着的不是一粒粒黑珍珠,而是一只只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啊!!!”阿茄惨叫一声,跌坐在地,奶茶也撒了一地,滚落了一颗颗的小圆球。等等,小圆球?!不是眼睛!阿茄轻吁了一口气,“也许是他们的死吓到了我而已,这只是错觉,对,只是错觉。”他自言自语,看到周围的人都奇怪地看着他,他于是尴尬的起身,也不找什么大商场了,赶紧回了家。

自从那次的“错觉”后,阿茄再也没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于是他坚信那只是他太累了。不过从那天起,他总是感觉眼睛痛痛的,有一种酸涩感。不过基本上揉一揉就没事儿了,于是便没放在心上,也没去医院检查。

一天晚上,阿茄坐在电脑前对账,看着那巨大的金额,心中有一种诡异的满足感。在这时,他又感觉眼睛开始疼了。他揉了揉,这次却没奏效,反而越来越痛了,越痛他反而越想揉,揉着揉着,他发现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他睁开眼睛一看,觉得视界有些不对,同时,他的手心,赫然躺着一只血淋淋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

阴冷的房间里,一个男人僵硬的坐在凳子上,脸色发青,面无表情,看上去已死去多时,只是该是眼睛的地方,黑洞洞的,沿着脸颊,流下一道干涸的血色印记。地上躺着两只鲜血淋漓的眼睛,其中一只,莫名其妙地带着淡淡的齿痕。

“报应啊……”一个嘶哑的女声响起,暗幽幽的,“这都是你们活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们活该,活该!!!”黑暗中,若隐若现的女孩面庞,本该是青春洋溢的,此时却面无人色,透着死人特有的青灰,那双眼睛,布满血丝,充满怨恨,恶狠狠的盯着他……

经验淮南MPP塑钢复合管产品性能分析

霍山石斛专卖获取报价点这里

阻燃接线盒自动打孔机江西安全高效接线盒自动冲孔机

施工武汉CPVC电力管产品质量有保障

PVC接线盒自动冲孔插口机广东接线盒自动装配机生产厂家

轻质浇注料喷涂料、包运输轻质浇注料喷涂料、包送货

树脂混凝土、包运输树脂混凝土;包送货上门

PVC接线盒自动冲孔插口机武汉接线盒自动冲孔机一机多用

湖南清洁清洗资质办理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