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电伴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电伴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腾中买马资本迷局腾中及其幕后老板并没有输0

发布时间:2021-10-20 21:42:24 阅读: 来源:保温电伴热厂家

腾中买马资本迷局:腾中及其幕后老板并没有输

腾中买马资本迷局:腾中及其幕后老板并没有输 更新时间:2010-3-2 0:08:24   腾中重工的员工们紧张忙碌了一夜,终于在2月25日凌晨,将一篇措辞简洁的新闻稿发给媒体。  “由于在双方商定的期限内未能获得中国相关监管机构对悍马交易的批准,四川腾中重工经与通用磋商,今日宣布停止推进交易的相关行动,并终止签署最终的协议。”腾中重工在声明中说。  有趣的是,在10分钟前发给记者的第一份文稿中,并没有“未能获得中国相关监管机构对悍马交易的批准”这句话。或许,腾中重工最终决定,应该将失利悍马的原因归结于政府未能审批。  持续半年多的收购拉锯战,腾中最终没能使悍马继续“跑”下去。但对腾中及其幕后老板李炎来说,他们并没有输。  绕不过的审批  时间是如此的接近。  就在腾中宣布收购悍马失败前一日,2月24日,商务部部长助理王超在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新闻发布会现场表示,商务部目前为止未收到腾中收购悍马的申请。  当日下午,腾中重工公关人员表示不予置评。但人们却已经更加明显得感觉到,腾中屡次声称项目仍未得到商务部审批与商务部坚称至今未收到腾中收购申请之间的巨大反差。据了解,腾中收购悍马的正式材料一直未能提交给商务部,只是口头上跟商务部有过沟通,后来又被商务部口头驳回。其实,这种不详的预感一直贯穿于腾中收购案始末。  2009年6月3日,通用汽车公司对外公布,计划向中国四川的一家民营企业——腾中重工出售悍马品牌的消息;10月9日,通用汽车与腾中重工宣布,双方就通用旗下高端悍马车业务的出售签署最终协议。之后,双方宣称,只待相关政府部门的审批。  而就在腾中6月抛出要收购悍马的消息之后,国家发改委在6月19日出了个临时要求,名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完善境外投资项目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规定,“有关企业在项目对外开展实质性工作之前,应向国家发展改革委报送项目信息报告,并抄报国务院行业管理部门。”  “虽然没有明说,但这个要求是针对腾中重工收购悍马的问题提出的。”据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人士表示。考虑到悍马的“油老虎”形象与中国节能减排趋势不符,加上悍马本身对中国汽车技术推动作用有限,政府的不支持态度一直或明或暗,除发改委之外,商务部人士更是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对腾中收购悍马一事“并不知情”。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悍马的交割日期只能一拖再拖,最终由预订的2009年12月底到2010年1月31日,再延后到2月28日。  时间到了,腾中与悍马也终于在最后一刻“没有意外”地“倒下”了。  融资的难度  但还有令人疑惑的另一面是,在中国政府审批无望的“流言蜚语”中,2月下旬,腾中重工曾抛出了第二套解决方案。该方案为什么也未能执行下去?  就在2月23日,腾中的内部人士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腾中重工已启动通过境外公司离岸方式收购悍马的方案,以此绕开中国政府审批,一旦这种方式成功,腾中将首先重启在美国的悍马工厂,利用目前悍马的经销渠道进行销售。  “之后还会逐步探讨在中国设厂的可能。”上述人士表示,瑞银作为财务顾问有多套收购方案应急,并且在之前经过周密的计算,悍马项目通过改造和重新运作是可以实现盈利的。  实际上,收购悍马的第二套方案早在2009年底已着手准备,与此同时,一家名为深圳新君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逐渐冒出了水面。据记者了解,该公司发行的产品只有一个,名为“悍马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基金的主要管理者卢圣喜,其拥有双重身份,一重为新君安公司总裁,而另一重为中国腾中资产管理公司董事。这样看来,新君安是为了悍马而设立的,也是腾中重工早早做好的“备案”。  但2月25日腾中宣布收购悍马失败后,新君安相关人士的电话就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悍马基金”显然将无法进行下去,而其去留也将成为一个问题。  上海一家投资机构的人士认为,从这个基金项目来看,即使悍马能够重启在美国的生产,但业内普遍对其销售前景持怀疑态度,没有销售就没有收入,它的盈利点就值得怀疑。  在一些投资机构人士看来,“悍马基金”从一开始就不具备太大说服力,因此融资难度极为巨大,而设立这个基金,也许只是腾中在收购失败前做的最后一把“抵抗”而已。  神秘的资本局  收购悍马失败了,那么,腾中及其背后的大老板李炎输了吗?  其实未必。  腾中的母公司为四川华拓公司,而四川华拓公司则是香港上市公司旭光资源的前身。旭光资源注册于开曼群岛,李炎持有38%的股权,是第一大股东。收购悍马的消息曝光后,旭光资源随即受到了利好刺激。  这只股票于2009年6月11日在港交所上市,几乎与发布收购悍马的时间相互配合着。其总股本19.24亿股。数据显示,旭光资源上市4个月后,股价从2港元攀升到了3元。合计下来,腾中并购悍马案在6月2日对外公布后,李炎及相关各方身家升值约20亿港元。  而收购即将成功的消息一直支撑着股票到了3.9港元,到了2009年12月底,李炎开始“套现”。彼时,旭光资源公布,控股股东将所持公司7.3亿股中的4亿股,抵押予中银国际作为贷款抵押。  交易确定后,旭光资源的股价又重新回到了2港元出头。  由于收购悍马失败,业内普遍判断2月25日开盘交易的旭光资源的股价将会一路下探,但事实却让人目瞪口呆——该日上午,旭光资源股价涨幅曾一度超过7%,截至当日收盘,全天最终涨幅为1.4%。  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那里了解到,在腾中宣布收购悍马一段时间后,市场对这笔交易的实际价值判断开始走低,认为悍马将给腾中带来极大的包袱,如今,腾中卸下包袱显然会给其相关股票带来利好。而西南证券汽车产业分析师刘峰也认为:“从旭光上市以来股价的表现看,跟悍马项目有着直接的联系。”  悍马的收购从一开始就与政策信息相左,例如汽车产业布局、节能减排信号等,尤其对于跨行业收购,企业就更应该把握政策脉搏,李炎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现在回过头来看,李炎对于悍马并没有一个清晰可行的规划,而且在全球大节能减排的背景下,悍马显然是落后的,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借机进行一系列资本升值运作,也许才是其屡次顶住各方压力推动悍马收购的真正目的。

深圳激光焊接加工

国家认可质量检测报告

冷藏车静音发电机

Z275镀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