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电伴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电伴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诡体

发布时间:2019-12-11 13:14:54 阅读: 来源:保温电伴热厂家

“怎么样?还真不敢了你们!不是说好了我们四个一起的吗?”小玲跺着脚甩摇着我的手大声说道。我无奈着望着小朋及小晴,无力的说:“你们俩怎么样?我跟你们的决定,去?或不去?”她们两人互相对望,小朋先开口:“玲,你真的决定要去吗?会有危险的,我怕…”小朋的语气越来越弱,不等她说完,小晴抢先说:“要不这样吧,我们让命运来做主,抽签方式决定要不要去,怎么样?”我心想决定附和小晴的话,便甩开小玲痴缠的手,连忙准备了用具,用字条写上“要”字及“不要”字数十张,接着洒在地板上,吩咐大家闭上眼,由我来监督抽签仪式。她们三人抽好后,我便闭上眼睛随手捏了一张,睁开眼:“大家把手上的字条打开吧!”在打开的同时,我希望结果和内心的意愿是一样的,然而我错了。

小玲大叫欢呼:“耶!都说了去嘛,反正也没什么好怕的,不是吗?”随后向我眨了眨眼,我以鬼脸反之。而望向小朋及小晴,显然从她们的表情看来,也是不愿意去的。不过我们四个从小认识至今,小玲确实是我们姐妹中的大姐大,帮助了我们不少次,我们一来也受不了她的碎碎念,二来也对小玲想去的地方有着很大的好奇。

当天夜晚,我怀着紧张的心情站在一栋因无光线而显得黑瞳瞳大屋前,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周围的气氛,却发现她们三人也同样非常的紧张望着我,我苦笑,拉着她们向我靠来,真诚的说:“姐妹们,从小我们无论什么事都一起面对,现在也一样,四个人一条心,不分离,是不是?”她们默默的点了点头不说话,我趁这个机会亏了小玲:“阿玲姐,是你先要来的,现在反而是你害怕,而我变成了募集人,这像话吗?我们的大姐大玲姐跑去哪里了?”小玲又恢复了以往的气势:“没在怕啊,你别乱说我好不好,人家难免也会紧张,毕竟听了传言说这屋子里很邪门,不好惹啊……”小玲故意低了低声,拖长了尾音,眼睛翻了白眼,活像个女鬼似的。我紧抓了她头发,弄得她直发痛,才说到:“再不去我跟她们两个就回去了,不陪你了,”小玲急忙的大字型姿势挡在我们面前,拉了我们二话不说,向大屋楼梯阶走去。

我们不知道屋内的情形是什么,只知道大屋非常的高大,荒废了许久,耸立在这个城镇中的最尾端。许多年来,传说出很多人也因为想窥探屋内的情形而前去,不过都没出来过,毫无音讯。大屋外表是很典型的古典风格,各种雕刻塑像在黑暗中看起来显得炯炯有神,仿佛是活的一般。正当我看得入神时,小玲停了下来,望着我们细声说:“到大门啦,现在开始就是我们四人探险的时候啦!”黑暗中的小玲很不一样,像是入了魔,我感受不到她熟悉的气息,也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小玲和我,小朋及小晴用力推开了布满灰尘的大门,门噶噶刺耳的响声震入了耳朵,让精神仿佛受了刺激,顿时醒神起来。大门一推开,屋内的气味简直重的可以,呛了我们四人的鼻子,我连忙打开手电筒,一照射下去,我们四人“啊”的一声,在手电筒的光线照射下,我看到了一个吊死的人!不!是尸体!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就是尸体,看到尸体的那刹那,没有了眼球,黑瞳瞳的两颗洞,舌头已经吐了出来,下巴已经不见,手脚骨看似尽断的印象在我脑海挥之不去。在我还未从思绪中跳出来之时,只听到小玲碎碎念的说:“阿弥陀佛,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罪,我…我们没恶…恶意的…的,不过…过是来参观而…而已…”说完她双手合十后,拉着我们向前走去。

此时,我突然想离开这里,晃了小玲的手:“小玲,不如我们回去吧,我们是不是做错了?啊?”语毕还夹带着哭嗓。小朋及小晴此刻才异口同声的说:“玲姐,不如听语柔的劝吧,离开这里好不好?”我望着她们俩,眼神中充满感激,再望向小玲,只见她默默的看着我们,又转过头去:“好吧,也许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把你们也带过来,如果你们要走,你们走吧!”我赶紧插话:“小玲…”小玲语气重了些:“不要理我!要走你们走吧,我不会怪你们的…”

“砰”!一声重重的落地声在我们身后,我们都惊吓了一跳,手心冒汗的拉着彼此的手,说:“是什么东西掉落了吗?”我弱弱的问道。小朋战战兢兢的:“会不会是…是…”说不下去的小朋望着小玲。小玲哭嗓地道:“是尸体…一定是…尸体…一定是!”说完崩溃的大哭。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之时,只听见近在咫尺的身后传出像是骨头扭转的声音。瞟眼望去,看见身后那具尸体头从后面慢慢的转向我们,缓缓的脚步靠近我们,期间头额转动时还发出“噶噶噶噶噶噶”声,我们一时惊吓过度,昏了过去。

啊!我醒了过来,发现我正趴在自己所熟悉的书桌上,桌面还掀开着写到一半的日记,页角还有水迹,也不知是唾液还是流汗所致。我抹了抹汗,收起了日记本,准备下楼去喝水。我开了门,下了楼梯。楼梯角处赫然站着一人,身型显瘦,披头散发,身体背向了我。我嘴角微颤,手心开始冒汗,腿开始发软往后的退,眼泪已经模糊了双眼,瘫坐了下来。那人头部转向我,身体却不动,发出“噶噶噶噶噶噶”声,向我走来。我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心里想些什么,我只知道我应该再也没有办法再见到我的姐妹们,也或许她们已经在等着我,跟我团聚,从此路上不孤单。

“啊!!!!!!!!!!!”

作者寄语:菜鸟乍到,若让各位读者大人们不满意,还请多包涵哦~

制服下的诱惑

美胸美女图片

美女图

黑丝制服

性感美人图

看美女图片

mm美女图片

美女性感

韩国清纯迷人小美女个人写真

有花萌XVSR260及步兵番号及封面

夏季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