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电伴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电伴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3岁青年沉迷网游十年如今重病缠身凄怜返乡【通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6 16:37:35 阅读: 来源:保温电伴热厂家

图为:王舵咳个不停

图为:王舵将二叔带回来的护身符贴身戴着,从不离身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徐剑桥 实习生谌雅萌 摄影:记者李响)今年10月初接到儿子生病的电话时,母亲徐秀不曾想到,后果会如此严重。

从千里之外的打工地东莞,她匆匆乘坐列车返乡,半个月后,一纸病重通知书,无情击碎了她的希望:23岁的儿子王舵,被查出患有双上肺继发性肺结核,并结核性多浆膜腔积液和肠梗阻,生命随时可能不保。“十三四岁学会上网,到现在10年痴迷不改,家人为他伤透了心,都是网吧害了他。”王舵的二叔心痛地说。

患病返乡

若不是今年8月底开始咳嗽,王舵可能还不会去医院。

咳嗽伊始,他还以为,只是感冒了,一如往常继续在网吧鏖战。9月底,在咳了整整一个月后,王舵终于在女友的陪伴下,去深圳一家医院检查,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双上肺结核,病情很重。“医生说他身体透支得太厉害。”女友小荣事后回忆,其实早在今年6、7月份,还在广东江门工作的王舵就被查出肝部附近有积液,并患有胆结石,“那时还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小荣为此还与王舵吵过架,希望他不上网或少上网,“每次他都说在网吧玩一下就回来,但结果却玩了很久,有时到凌晨四五点才回家。”

10月5日,在深圳当地医院初诊结果出来后不到一个星期,身上仅余几百元的王舵,买到一张返乡的火车票,黯然返回应城老家。返乡前,他给在东莞一家电子厂打工的母亲打去电话,希望母亲能筹钱帮他治病。

病情危重

10月9日,风尘仆仆赶回应城的徐秀,见到儿子王舵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年不见,身高一米八三的儿子,已从160多斤瘦到不到120斤。

在应城当地医院,肝功能检查结果显示:肝转氨酶较高,而肺部X光片,王舵不敢细看,他说:“肚子不舒服,只感觉腹部积水很多。”

13日上午,心急如焚的徐秀,带着儿子赶到武汉,前往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检查。检查结果与深圳当地医院如出一辙:双上肺肺结核。

让徐秀心如刀割的,是在该所治疗时医生两次从王舵的体内抽取积液的情形:第一次抽取,500毫升的不锈钢瓶子,医生硬是从王舵的肺部抽出两缸黄水,第二次抽取,则抽出了三缸半。

10月23日,该所对王舵正式下达病重通知书,通知书在介绍病情危重情况时称:腹胀、腹痛,腹部平片肠梗阻,随时可能发生肠坏死,肠穿孔和急性腹膜炎危及生命。“检查结果出来后,当时医生问他喝不喝酒,他说基本不喝,抽不抽烟,他说很少。但问他是不是经常上网时,他一下子卡住了。”徐秀说。

当掉手机换钱上网

王舵的二叔王俊,是一名美发师。获悉侄儿病重,10月25日,他匆忙从广东乘坐高铁赶到武汉。“从小到大,他接触最多的就是网络,就像吸食白粉一样上瘾,10年下来让我们心力交瘁。”王俊介绍,2002年,王舵初一辍学后即前往广东江门投靠自己,10年来,他已断断续续4次前往江门。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自己费心传授的美发技术,王舵并没有学进去,而是一头扎进了网吧。

王俊说,他当时给王舵安排了地方住宿,没过多久,一起上班的同事就反映,王舵根本没有去那里住,他盯了一段时间后,慢慢发现王舵喜欢泡网吧。“只要房间里找不到他,在附近两三公里内的网吧里绝对能找到他。他在网吧一待10个小时很正常,有时可以在里面泡三四天不出门。”王俊说,作为长辈,他拿衣架打了王舵不下百次,而和他谈心的次数,早已记不清了,每一次王舵并不反驳,但就是不搭理,事后还是依然故我。“他对周围的网吧熟得不能再熟,给他100块钱,两天就没了。”王俊介绍,为此只好掐断其经济来源。但为了筹措上网费用,王舵想方设法找理发店的同事借,找客户借,也给亲戚打电话要钱,甚至给他买的手机也被他当掉,换钱用来上网。

曾两次晕倒在网吧

王俊介绍,2008年,王舵再次前往江门,他交了1800多元押金和房租,帮王舵租房,不过这一次,王舵一天也没有住。“当时我给他安排的理发店说他没有去上班,到处找他人,电话也打不通,直到一个星期后他才自己出现,后来我问他去了哪里,他说一个星期都在网吧。原来他当天就找房东把1800元钱退掉,在网吧全部花完了。”王俊说。

让他记忆深刻的是,在江门期间,王舵两次因上网过度在网吧晕倒。2003年春节,从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二下午,在网吧连续打了三天游戏,王舵晕倒在网吧。“因为我总是去网吧找他,网吧的人都认识我了,当时网吧保安给我打电话说他晕倒了。”王俊赶紧赶过去,将王舵送往江门市人民医院救治,在注射了几瓶营养液后,他才慢慢清醒过来。

因为经常在网吧上网,甚至连番通宵包夜,早上赶到理发店给客人剪头发时,王舵甚至可以睡着。“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给他的钱,都被他用来买Q币或者游戏装备了。”王俊叹息说。

“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徐秀介绍,2002年,她与丈夫离婚,2005年便一直在东莞打工。这些年,王舵辗转武汉、广东、安徽、上海等地做美发师,母子俩联系并不多。“每次他主动给我打电话时,就是他上网缺钱的时候。”徐秀回忆,这些年,他给王舵三百五百地打钱,次数已经记不清了,直到最近两年才稍好些。“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每次他都说在网吧。”徐秀回忆,2006年冬天,母子俩好不容易在应城老家团圆,一天,她找遍镇上,都没有找到王舵,后来听人说儿子在一个网吧,她于是找过去,“找到他时,他说不要管我,去给我买点饮料和面包过来就可以了。后来,面包买来后,他却坐在那里打游戏,一动不动。”

徐秀说,最让她心痛的是,这些年她多次跟王舵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要他不要沉迷网游,像个正常人生活,但儿子似乎总是听不进去。“在医院的这些天,他好几天不能进食,吃的东西也都堵在肠子里,一晚上要用热毛巾敷肚子四次。”王舵病重后,背着儿子,徐秀数次黯然落泪。“生病前我曾让他快点结婚,说以后帮他带孩子,但他并没有回答。如今病成这样。”徐秀说,儿子住院以来,她东拼西凑已花费了两万多元,虽然自己没钱,但也会尽力去挽救儿子的生命。“肺病严重发作时1分钟会咳45秒,而且非常准时。”病床上,王舵一直将二叔带回来的护身符贴身戴着,从不离身,他说:“如果能有一个更好的选择,我想让自己过正常人的生活。”

王舵自述十年网游生涯

王舵23年的人生经历,用一个词可大致概括:漂泊。母亲徐秀说,闯荡了无数个城市,王舵唯一不变的是对网络的痴迷。10月26日,躺在病床上的王舵,简短向记者讲述10年网游生涯。

他回忆,最早接触网络是2001年,当时正在读初一的他,通过同学介绍,在镇上的网吧里,首次玩了单机游戏《红色警戒》。

2002年辍学后,他在广东、武汉、安徽等地辗转做美发师,因为漂泊在外,开始频繁接触网游。“美发店一般10点半左右下班,下班后就去了网吧。”王舵说,19岁在安徽时,他痴迷于打《征途》,打到141级,光买装备的费用就接近万元。后来,觉得冲级游戏太耗钱,他开始接触《穿越火线》等游戏。“这个游戏需要意识、枪法和策略,我算是高手,别人打死一个敌人需要几枪,我一枪就可以爆头。”王舵回忆,这款游戏他陆续玩了两年多,最疯狂的一次在网吧玩了72个小时,当时整个左手的关节全部发紫。

王舵介绍,2004年,觉得上班没有意思,有五个月没有上班,那五个月的时间里,他在网吧里整整待了三个月。“几乎天天玩《泡泡堂》,饿了的时候就去巷子里买瓶饮料买碗炒饭,尿憋得不行了才去趟厕所,衣服都拿到对面的干洗店去洗。我记得刚开始的一个月基本上没睡,偶尔困得不行就趴在桌子上睡一会,整个人后来瘦了一大圈,全身蜡黄。”

他回忆,2005年,再次前往江门工作后,一周下来,有三到四天在网吧通宵打游戏,早上7点钟从网吧出来,8点半开始到美发店里上班。2008年在安徽工作时,自己基本每晚都会去网吧,每次基本上都在五个小时左右。“一进网吧一玩游戏我就什么都不想了,现在不用想,明天的住房也不用想,吃饭也不用想,也不用想我明天要做什么,只要想着把这个游戏玩好就好。”忆及10年来的网游感受,王舵这样作答。

教你八大妙招远离卵巢早衰

秋天白癜风症状会加重吗

白癜风不能暴晒的原因